网络摄像机,监控摄像头,红外线摄像机,百万高清深圳厂家-安居美官网

    网站首页 > 业界资讯 > 行业资讯

    水滴直播又触雷,可长点心吧

            成都商报最近一则关于“成都266处商铺监控失守”的新闻一度登上360实时热搜,吸引超9万人点击查看。这里的监控失守指的是成都市内有266个监控画面在一家网络直播平台公开直播,这些直播的实时场景包括大街、酒馆、小区、餐馆,甚至酒店、**店、内衣店等。舆论直指这家直播平台,没错,水滴直播又一次掀起了风暴,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课堂直播争议刚消停,这厢一波又起。

               在上次课堂直播事件中,水滴直播用“密码只提供给家长”的回复缓解了众多家长的担忧,360智能摄像机还特别制定了“幼儿园模式”以此来加强直播观看的权限管理。然而,切换到其他的场景,这种权限管理的模式瞬间失效,问题的根源依旧卡在“摄像机默认为关闭“水滴直播”功能,是否开启完全由用户自己决定”这种不可控的因素上面。

              一定程度上,“成都266处监控摄像头失守”其实是“课堂直播”的放大版,因为被直播的场景范围从街景、小区、餐馆这些公共场所蔓延到了**店、内衣店这类较为个体化的场所,相比课堂,这些个体化的商铺被实时直播更加有隐私被侵犯感,这也是新闻一曝出即迅速蔓延的原因。而水滴直播一再触雷,一方面是安全和隐私对垒命题的持续存在,另一方面则是平台对于用户权限管理所持的模棱两可的态度。

    20170504105422184.jpg  

      安全与隐私的对垒

      此次事件中,被直播的店铺包括**店、内衣店在内,顾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可能会出现肢体**的情况,逛内衣店也是较为隐私的个人生活,这些当然不适宜放到大庭广众之下。禁止在有可能涉及他人隐私的场所安装监控设备已成规定,去年11月底公安部公布的《公共安全视频图像信息系统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明确指出,酒店客房、集体宿舍以及公共浴室、更衣室、卫生间等可能泄露他人隐私的场所、部位,禁止安装视频图像采集设备。社会公共区域的视频图像采集设备的安装位置应当与居民住宅等保持合理距离。

      然而,界定公共场所和隐私场所虽然有大的划分,但边界仍然模糊,比如此前也曾让不少人惊慌的电影院放映厅安装红外监控这件事,相信大部分人会认为放映厅属于公共场所,但也有一部分人觉得类似于放映厅、酒吧这类供人放松精神的场所应当归类为隐私场所,尤其对情侣而言。

      那么,安全和隐私孰轻孰重?深圳知名社会观察员杨新发律师认为,电影院是大众观影的地方,一般而言不应该有太私密的活动,或者某种有碍观瞻的行为,这时候市民的隐私权应该为公共安全让步的。但是,即便安装摄像头是出于公共安全的要求,电影院也应该保障顾客的知情权,在影院门口贴出告示明确告知,或者在电影票上进行备注说明影院内安装有摄像头。此外,他还表示,电影院既然安装了摄像头,就应该在监控方面规范管理,不能谁都可以调取观看,更不能任意流出。

      这位律师的观点同样适用于水滴直播一系列争议事件,用户(商家、学校)可以安装视频监控,但需提前告知被摄对象(顾客、学生)内有监控,另外,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用户有责任管理好监控查看的权限,不能对外放出。

      平台下放权限给用户自主决定合适吗?

      之所以说水滴直播对用户权限管理态度模棱两可是因为它将是否开通直播的权限完全交由给了零散的用户,并且还是以默认的形式,这种设置带来的结果有两种:一是用户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实时公开了监控画面到直播平台;二是平台鼓励粉丝打赏,部分用户为赚取更多的赏金便公开了不该公开的监控画面,或是为扩大商铺的曝光量,通过直播引流。

      而平台把权限交给用户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在鼓励用户开通直播,越多人开通直播,平台的内容越丰富,最终受益的当然也是平台本身,这个过程中,对直播内容的监管则放到了较为次要的位置。尽管水滴直播一直强调有对用户灌输要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良俗公约及平台用户协议的意识,但显然这种书面形式的告诫对于敢于冒险的用户并没有约束作用,平台只能持续善后,而做不到预防。

      监控摄像机本身核心的价值在于安全防范,防盗以及辅助店主远程管理店铺,这也是众多商铺用户选购这类产品的主要原因。视频直播的兴起,让视频内容变现成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受流量因素的驱动,是否开通直播则变得更加不可控,当用户拿捏不准的时候,平台方应当第一时间站出来进行把控,促进视频直播平台健康有序的运营。商铺用户自身也该加强法律意识及常识,在不涉及个人隐私的情况下可以安装监控用于防盗,但对于将视频资源私有化并将其公开的做法则需谨慎